楚天以南_雪泥鸿爪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雪泥鸿爪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无极小说吧] http://m.wjxs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四天后,唐蘅见到了田小沁的弟弟。


他有着和姐姐一样的圆眼睛,一样的简单易记的名字。蒋亚把他从湖南接来时,他甚至还穿着校服。


“小沁的父母来不了,”趁田小辉吃饭的空当,蒋亚轻声告诉他们,“她爸在外面打工,她妈……不愿意。”


唐蘅哑然:“为什么?”


蒋亚叹一口气,说:“他们觉得小沁的死不光彩,给他们丢了人。原本我都快放弃了,没想到小辉突然说他愿意跟我来武汉。”


“他才念初中?”


“高中了,小孩儿个子矮。”


田小辉吃饭吃得很快,然后他把垃圾收拾干净,非常拘谨地向唐蘅和李月驰道谢。


“不用客气……你念高中了?高几?”


“高二,”田小辉端坐在椅子上,“下个学期高三了。”


他的身材的确很瘦小,身高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,唐蘅心想这哪里像高二的男孩?


李月驰平静地问:“你知道这次来武汉是为什么事吗?”


田小辉沉默几秒,小声说:“知道一点。”


“跟我来,我告诉你。”


李月驰起身向外走去,唐蘅想要跟上,却被他用眼神制止了。


他把田小辉带到走廊尽头的露台,唐蘅远远望着他俩的背影。


“蘅啊,”蒋亚小心翼翼地,“你妈那边怎么样?”


“她答应了。”唐蘅低声说。


“答应帮咱们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那……挺好。”


“你带房子钥匙了吗?”


“啥?”蒋亚愣了一下,旋即反应过来,“你说虎泉的房子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带是带了……”


“这两天如果有空,我想去一趟。”


“哎,”蒋亚的表情有些为难,“你确定么?我怕你看了那些东西……”


唐蘅淡声说:“我没事。”


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撑得住撑不住可言?他们都已经没有退路。昨晚,安芸送来了六年前由殡仪馆开具的遗体火化证明。证明上写着田小沁被火化的具体时间——也就是她跳楼的当天下午,她父母赶到武汉之前。这份证明原本由社会学院保管,唐蘅不知道安芸是怎么拿到手的,只见她脸颊微肿,大概被打过。


“这个有用。”她把那份证明装在信封里,迅速递给唐蘅,似乎不敢直视。
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
安芸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

“这次回来,武汉的变化真是太大了,”蒋亚轻声感慨,“地铁也多了,高楼也多了,不过珞喻路还是那么烂……”


“蒋亚,”想起那天安芸在茶舍说的话,唐蘅忍不住问,“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可恨?”


“说什么呢你!”


“如果当初李月驰不是为了我……也许当时,就能……”也许当时就能惩罚唐国木,也许李月驰就不用坐牢,也许这些年安芸便不用背负痛苦和秘密。


“你别乱想!”蒋亚骤然紧张起来,一把抓住唐蘅的肩膀,“这个事儿不是这么想的好吧?如果当时李月驰没有瞒着你,你他妈没准早就崩溃了,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打个问号!”


唐蘅惨淡一笑:“我在你眼里这么脆弱吗?”


“你说呢?你看看你这六年怎么过的……你真的不能这样想,唐蘅。别的不说,就说李月驰,当初他想保护你,又不想愧对小沁,所以才……他想保护你,你懂吧?”
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
“不怪你,真的,”蒋亚喃喃道,“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了,太年轻了……年轻人总是很容易被逼上绝路的。”


他话音刚落,李月驰和田小辉走出露台。他们进房间时,唐蘅看见田小辉的眼睛红通通的。


唐蘅心想:他都知道了。


田小辉擤了把鼻涕,端坐桌前,打开书包的拉链。


他竟然带了一沓卷子。


三个大人愣怔片刻,蒋亚上前,拍拍田小辉的肩膀:“小辉,原来你是个学霸啊?”


“我不算……”田小辉恢复了那副拘谨模样,“老师留的作业太多了。”


一天后,李月驰和王丽丽见面,拿到了她签字按指印的情况陈述书。


三天后,付丽玲来到酒店,把一枚U盘交给唐蘅。


她显而易见地瘦了,黑眼圈挂在眼下,甚至来不及遮掩。彼时李月驰恰好和蒋亚出门办事,但他换下的T恤和牛仔裤散落在床畔,而唐蘅的手表放在大床另一侧。


唐蘅没打算再回避什么。


付丽玲的声音近乎哀求:“你们真的想好了?别冲动,唐蘅,真的——你们遇到的阻力会比想象中大得多。”


唐蘅说:“想好了。”


付丽玲颤声道:“这件事不只是唐国木的问题,当年社会学院的那批领导全都得为此负责,换句话说,你们是在和整个汉阳大学作对……还有当年处理这件事的公安也要被牵连……你想过没有,那女孩的父母当年就和学校达成和解了,你们现在只找来个未成年的小孩……你们有多大把握?”


雪泥鸿爪[1/2页]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