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天以南_遮望眼(正文完)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遮望眼(正文完)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无极小说吧] http://m.wjxs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在家当了一年待业青年之后,唐蘅总算又开始上班。


入职的学校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本科,位于贵阳市区的某座小山坡上,生态环境很好,校园里甚至出现过猴子。学生们也像猴子一样,每天不知在什么地方晃荡,个个与学习无缘。


老师们则早就醒悟,在这学校做科研是没出路的,所以不是忙于考研辅导班兼职,就是做生意赚大钱去了,教书只当副业。


没人关心唐蘅在武汉的新闻,唐蘅乐得自在。


李月驰把工厂开到了贵阳郊区,当然,说工厂就夸张了,其实还只是个小作坊。最初的三个月完全赚不到钱,后来机缘巧合,李月驰碰到了在监狱里认识的朋友。


这位朋友人称乔哥,道上混过二十年,在贵阳拥有数家KTV和足浴中心。


乔哥认为李月驰这小子不错,读过书有文化,以后肯定混得出来。大手一挥,叫李月驰把牛肉干拿到他的KTV卖。就这样,牛肉干渐渐在贵阳打开销路,网店的生意也比以前好了许多。


盈利的第一个月,刨除人工费加工费租金等等,净赚了四千块钱。李月驰事先没有告诉唐蘅。


他去首饰店买了一对戒指,指围是他趁唐蘅睡着后量的。三千块钱的对戒,自然不是什么高档品牌,连包装也显得草率。李月驰用剩下的一千块请乔哥吃饭,饭局散场时,夜已经很深了。


十一月底的贵阳下着绵绵冷雨,寒意凝结在浓墨般的夜色里,令人只想快些回家。


但李月驰把摩托车停在楼下之后,没有立即上楼。


他在楼道口站了好一会儿,直到感觉身上的味道散干净了,才摸了摸兜里的盒子,转身上楼。


进门,只见卧室透出一方淡黄色灯光,斜斜地映在地板上。


李月驰轻手轻脚走进屋,未到床边,见唐蘅睁开双眼。


“还没睡?”李月驰站着问他。今天是周二,唐蘅有两节晚课,往常他都睡得很早。


“等你啊……”唐蘅伸手去抱李月驰,他却避开了。


李月驰说:“我身上有味。”原以为散干净了,可是进了屋,那些味道还是很明显。


“你在楼下站了一会儿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我刚才听见锁车的声音。”


“我先去洗澡。”


“学长。”


李月驰身形一顿,唐蘅已经起身下床,他开了电热毯,身上带着一阵热气,连双手都是温暖的。


唐蘅捧住李月驰冰凉的脸,然后凑近,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他。


“以后不准了,”唐蘅说,“多冷啊。”


“……一身辣椒味儿,晚上他们又抽烟。”


“没关系。”


“唐蘅。”原本是想洗了澡再给他的,可现在突然就等不及了。


“嗯?”


李月驰掏出那枚有点简陋的白色绒面盒子:“这个送你。”


唐蘅愣了两秒,接过那枚盒子,打开,两枚素圈戒指出现在面前。其实看见盒子的那一刻他就里面猜到是什么了,然而他的心脏还是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。


“以后给你换更好的。”李月驰低声说。


“学长,”唐蘅盯着戒指,“你这算是求婚吗?”


“我总觉得我们六年前就结婚了,”李月驰拈起其中一枚戒指,缓缓套进唐蘅的无名指,“这算补给你的。”


他这句话险些令唐蘅眼眶发热,唐蘅连忙为他戴上戒指,催促道:“快去洗澡,多泡一会儿——你的手好冷。”


李月驰笑了笑,转身走进浴室。


唐蘅将戒指摩挲片刻,又隔着门问:“吃饱了没?”


李月驰的声音混着水声传出来:“没,他们净闲扯了。”


于是唐蘅走进厨房,开灯,烧水。


他从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,现在竟然也会做一些简单的饭菜了。这都归因于李月驰忙起来没个数,要么不吃饭,要么随便泡袋方便面对付,后来唐蘅就学着做一些简单的便当,叫李月驰带到厂子里。


等水烧开的时候,唐蘅把油麦菜洗干净,从冰箱取出一块卤牛肉切片,然后切葱花,拍蒜。他喜欢这些嘈杂的声音,以及厨房亮白的灯光,它们都是因李月驰才有的。


“下这么多面啊?”身后忽然响起李月驰的声音。


“嗯,”唐蘅没回头,攥着筷子轻轻搅动锅里的面条,“我也有点饿了。”


李月驰上前一步,把下巴垫在唐蘅的肩膀上。


他的头发湿漉漉的,发梢戳着唐蘅的脸颊,有一点痒。


“这个月赚钱了,四千,”李月驰说,“以后会赚更多的。”


“哦——李老板想赚多少?”


“起码换个大房子。”


“我觉得现在这个挺好啊。”


“要两个卧室,两张床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这样就不用半夜换床单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好吧。由于每次都是李月驰换床单,在这件事上唐蘅并没有反驳权。


两人吃面的时候,豆皮踮着脚凑了过来。这是只一岁多的橘猫,自从被唐蘅带去宠物医院咔嚓成了公公后便食量大增,日渐显示出橘猫的风采。这胖猫不仅好吃懒做,并且擅长吃里扒外,它先是用脑袋谄媚地蹭了蹭唐蘅的小腿,见唐蘅没有反应,尾巴一甩,扭头就去扒拉李月驰的裤脚,并且捏出一副奶猫音,喵呜喵呜地叫。


李月驰伸出食指,点点它的脑门:“听话,这种肉你不能吃。”


豆皮:“喵呜……喵呜!”


李月驰收回手指,任它扒拉着。


“当时捡它的时候就该知道的,”唐蘅无奈道,“我以为它喜欢你。”


李月驰说:“我也以为它喜欢你。”


年初时唐国木案开庭,两人为此回了一趟武汉,而豆皮就是他们在汉阳大学里捡到的。当时蒋亚嚷嚷着肚子饿,跑去食堂买了三份豆皮。李月驰和唐蘅坐在椅子上吃豆皮,没吃两口,一只灰扑扑的小猫凑过来,蹲在距离他们几步之遥的地方。


小猫瘦骨嶙峋,像是很惧怕他们的样子,甚至不敢叫出声。然而它又乖乖地蹲在那里,样子十分惹人怜爱。


唐蘅蹲下,把豆皮里的牛肉粒挑出来,放在自己脚边。


遮望眼(正文完)[1/2页]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