坦白从严_第84章 醉羊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84章 醉羊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无极小说吧] http://m.wjxs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贺朗眼神警告地甩开她的手,转头问杨卷道:“她都跟你说什么了?”


廖长安站在旁边面色紧绷,探知到贺朗的真实态度以后,已经不似刚才那般从容淡定。


杨卷思忖一秒,回答道:“没说什么。”


贺朗没有说话,反倒是廖长安不着痕迹地松了口气。


不想杨卷语气顿了顿,又跟着补充道:“她说你喜欢我这件事是骗我的。”


廖长安:“……”


“她还说你马上就会甩了我。”杨卷又说。


廖长安:“……”


话未落音,贺朗就沉着脸色朝她看了过来,语气冰冷地放话道:“廖长安,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动手?”


廖长安气得在心中暗骂杨卷这个告状精。


杨卷说完,又轻轻地哦了一声。正当她以为对方还有什么状要接着告时,却听杨卷语气平和地解释:“不过她刚刚好像没有要打我。”


廖长安闻言,有些意外地瞥了他一眼。


贺朗这才面色稍缓,拉过杨卷极有耐心地哄道:“别信她说的那些鬼话,你男朋友跟她不熟。”


杨卷说:“好哦。”


贺朗低眸捕捉到他的目光,露出轻微的笑意来,“我最喜欢小羊了。”


杨卷猝不及防地涨红了脸,半晌声若蚊蝇,结结巴巴地回应:“我、我也喜欢你。”


贺朗满脸愉悦地推着他朝实验室里走,全然无视掉已经成为局外人的廖长安。


后者气得拿出手机,轮流给邵烨和老四打电话,让他们过来接自己。邵烨很有先见之明地把手机调成静音,没有接她的电话。


老四相对之下比较老实,挂了电话就往实验楼这边赶。廖长安坐电梯下去等他,老四来了以后,她就抓着老四,脸色不太好地问:“贺朗跟他是来真的?”


后者一听她这语气,心中就已经浮起几分了然来,语气无奈地接话:“他们是不是来真的,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。”


廖长安一言不发地放开他,垂着眼睛许久未吭声。


心里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,原本以为自己会愤怒又失望,但实际上,她心中好像并没有太大的波澜。


就好像长久以来,防着贺朗被别人追走已经成为每日必做的生活习惯,但是做这件事的初衷,却早就被她在这些年里渐渐消磨掉了。


习惯突然被丢掉,似乎也并没有对她造成太大的影响。此时此刻,她甚至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别人。


摸不准她是生气还是低落,老四转移话题问:“老唐呢?”


同样在想老唐的廖长安情绪忽然波动起来,她怒气冲冲地抬头道:“别在我面前提他。”


老四吓了一跳,也不敢再惹她。


廖长安平复好心情,让他和邵烨请自己吃饭,还不忘提醒他道:“记得叫上贺朗和杨卷。”


老四满脸谨慎地盯着她看,“都已经确认过他们的关系了,你还想干嘛?”


“没想干嘛,就是想跟他们吃个饭。”廖长安神色无辜地回望他,“我说到做到,既然贺朗已经不喜欢女人了,我绝不会再去纠缠他。”


“真的?”老四问。


“真的。”廖长安答。


得到她的再三保证,老四才拿出手机,分别给邵烨和贺朗打电话。


大约半个小时后,他们去了上次吃饭的那家湘菜馆里。这一次,他们没有在楼下大堂里坐,而是去了楼上的小包厢。


如她自己所说那样,整个吃饭的过程里,除了主动提出要跟他们喝酒,廖长安都很老实安分,离杨卷坐得最远不说,也没有刻意去找过他的麻烦。


仿佛真的就只是像几个月没见的老朋友那般,来和他们这些人吃顿叙个旧。


她心中不痛快,压着邵烨和老四陪自己喝酒,贺朗和杨卷也不打算放过。贺朗自己喝了酒,却在杨卷那里严防死守,不管廖长安怎么软硬兼施,也不让杨卷喝酒。


原本只是想拉人喝酒的廖长安,见状反而觉得心中不平衡,愈发地想要看贺朗吃瘪的样子。


因而不管贺朗再怎么防着她,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。


饭快吃完的时候,邵烨起身出去上厕所,老四跟着他出门,下楼去前台结账。没过一会儿,似乎是账单出了点问题,老四上来把贺朗叫了出去。


包厢门一关,原本和杨卷隔得十万八千里远的廖长安,就抱着酒霸占了贺朗的座位,将酒瓶搁在杨卷面前,不冷不热地道:“喝一杯?”


像是在确认她醉没醉,杨卷仔细辨认她脸上的神情,语气委婉地拒绝道:“我不会喝酒。”


“我没醉。”廖长安没好气地瞪着他,“你把贺朗从我这里抢走,就没点其他的表示?”


杨卷张了张嘴巴,小声认真地纠正她:“可是他本来就不是你的。”


廖长安被他的话噎住,登时气上心头,二话不说就抢过他的杯子,将里面的饮料倒掉,转而换上满满一杯的酒,“你今天喝了这杯酒,我以后就不会再找你。你要是不喝——”她语气微顿,忽然冲他粲然一笑,“我只承诺过不纠缠贺朗,可没说过不找你麻烦。”


杨卷犹豫两秒,垂眼看向摆在自己面前的玻璃杯,“只喝一杯?”


廖长安语调悠然:“只喝一杯。”


杨卷伸手拿起了面前的这杯酒。


几分钟后贺朗和老四回到包厢,廖长安就已经把杨卷灌醉了。对上贺朗那张黑沉沉的脸,廖长安心中终于畅快了不少。


她得意洋洋地站起来,冲老四撂下一句“回头见”,就笑容灿烂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
杨卷双眼紧闭醉倒在桌边,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无知无觉。


贺朗走过来坐下,伸手拍杨卷醉得红彤彤的脸,“小羊?”


杨卷埋在眼皮下的眼珠滚了滚,无意识地将嘴唇抿的更紧,却没有任何要苏醒过来的征兆。


贺朗只好伸手托住他的下巴,将他的脸朝臂弯外抬,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,以防他的上半身再次趴回桌上。


在这样大幅度的动作离,杨卷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,一张脸惯性般地朝后高高仰起,加上醉酒的状态,在明亮的灯光里看上去,格外白里透红。


注意到他有些涣散的瞳孔,心知他的意识还没有清醒过来,贺朗将他半抱在怀里,单手托着他的后脑勺,掌心在他发热的脸颊边贴了贴,再度出声叫道:“小羊?”


大脑下意识地追寻声音发出来的方向,杨卷的脸朝贺朗的下巴边偏了过来,嘴巴嘟囔着嗯了一声,仿佛是在对他的话做出回应。


完全招架不住他这副醉酒后任人摆布的模样,贺朗顺势低头,找准他红润的嘴巴亲了亲,声音含糊不清地道:“老婆,我们回去了。”


似乎是对他的称呼起了反应,杨卷的眼睛慢吞吞地眨了眨,慢慢地就有光在视网膜上聚拢起来。他半睁着眼眸,努力地将脑袋撑起来,晕头转向地回答:“好哦。”


贺朗深吸一口气,忍住想要抱他的冲动,起身将他从沙发里拽起来扶住,半抱半搂地将他往包厢外带。


等在门外的老四,听闻动静回头问:“需要帮忙吗?”


贺朗道:“不用,我们先走了。”


老四点了点头,“行,你们先走吧。”


贺朗搂着杨卷从餐馆离开,在路边打车回他们住的地方。吃饭的地方打车到他们住的小区很近,两人下车的时候,杨卷的意识已经清醒了小半。


能跟着贺朗好好地坐电梯,也能语法正确地回答对方的问话,但是行为举止间,还是明显透着与往常不同的醉态。这在贺朗看来,甚至觉得有点新鲜和可爱。


开门进去的时候,贺朗弯腰蹲下来换鞋,杨卷就乖乖站在旁边等他,脑袋不自觉垂下来,目光茫然地盯着地面看,没有说话也没有乱走。


贺朗见状,伸手扯了扯他垂放在身侧的手,开口提醒道:“脱鞋。”


杨卷听话地点了点头,转过脑袋四处张望两眼,而后依旧傻愣愣地杵在原地没动。


贺朗嘴角轻轻一翘,转头握住他左脚的脚踝道:“抬脚。”


第84章 醉羊[1/2页]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