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夫越界招惹_第177章 完结(二) 首页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第177章 完结(二)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无极小说吧] http://m.wjxs8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第二天,晚上。


姜苒吃的饱饱的,靳阳主动拉着她的手,她也没在意,反而轻轻的一握。


靳阳得到了些温暖,握的更紧。


“海城只有晚上的天气才是最好的,这边的食物也比凉城好吃的多,等消消食了,咱们再去吃点。”


“好,夜宵的话,我想吃小龙虾。”


“可以。”


靳阳爽快答应,边走边聊,像正常的情侣一样。


靳阳也很奇怪,姜苒今天怎么那么安静?


是慢慢的原谅了他了吗?


“苒苒,我想等忙完海城这边事,我想带你出去旅游,你决定怎么样?”


“好。”


“嗯。”他问,“怎么回答的这么爽快,都不问一问要去哪里吗?”


“去哪里都好。”她仰头看着男人,笑的好灿烂。


靳阳被迷住了,紧紧的抱着姜苒。


姜苒此刻的笑,却给了他十足的担忧,姜苒还不如对他阴阳怪气的说话呢。


“怎么突然,对我笑了?”


姜苒两手抬起来,又放下,仰头看着天空,今天晚上居然有星星,星星很漂亮,姜苒看的入迷。


突然的,靳阳没有听到她的回答,就情不自禁的吻了她。


今晚,靳阳的唇,格外的冰凉。


姜苒没有推开,像个木头人似的,被靳阳安静的吻着。


靳阳总有不好的预感,好像撒手了之后,就再也抓不住了。


所以,他本能的抱的更紧。


姜苒,你不要离开我。


你信我一次好不好。


不知道,他是不是又胡思乱想了,最近老是有这种错觉。


靳阳不舍得松开她。


姜苒的脸红扑扑的,有点小可爱,姜苒并不知道,靳阳很喜欢她脸红的样子。


“咱们继续往前走吧。”


“好。”靳阳伸手,“这次,主动拉着我的手。”


姜苒没抗拒,点了点头。


靳阳仰头,便看到了美丽的星空。


“苒苒,你看,今晚的星星,很漂亮。”


姜苒刚才看过了,所以连头都懒得抬了。


“嗯,很漂亮。”


“前面,有个亭子,咱们去坐坐。”


姜苒跟着过去坐坐,走的时间长了,脚也有点酸了。


“喝点水吧。”出门之前,靳阳什么都准备好了,全部都装进了一个小包里。


姜苒看着这一整瓶水,慢悠悠的全部喝光了。


过了半晌。


姜苒说:“水喝的有点多,想去洗手间。”


“那我陪你去。”靳阳看洗手间的位置就在不远处,就说道。


姜苒笑着说:“去洗手间你就不用跟着了吧,我又不会跑。”


“那万一跑了呢?”靳阳突然认真起来,一提到逃跑,靳阳就感觉呼吸作痛。


姜苒小脸笑的看不出破绽,“我整天被你盯的这么紧,能跑到哪去。”


靳阳还是不放心,但还是说了,“快点回来,我一刻也不想等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姜苒笑着点头,走到了半路,她脚步突然停住,看了看男人。靳阳低头沉默着,样子有些可怜。


姜苒心莫名的痛了下。


靳阳,再见了。


我们……终于结束了。


她攥紧着拳头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
靳阳看过去时,却看到了姜苒加快脚步离开的背影,盯着那个背影时,总感觉是最后一眼。


苒苒,这次,我信你。


我信你,你会给我次机会。


我信你,你的心里还有我。


对吧,苒苒,你不是让我伤心的对吧。


那抹白色的身影消失在黑夜,靳阳心莫名狠狠一缠,不安和恐慌一下子涌了上来。


他按耐着不去找,坚信着姜苒会慢慢的回来,可是手为什么发抖起来,不安的感觉不断的刺激着胸腔。


五分钟过去。


他真的等急了,冲去了附近的洗手间找人,还没有到洗手间,姜苒就从里面出来了。


她出现在眼前那一刹那,靳阳紧绷的神色,终于放松下来。


他上前紧紧拥抱,声音一下就哽住了。“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……以为,你真的跑了。”


姜苒拍着她的背,声音细腻温和:“我能跑哪去啊,好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
“嗯。”靳阳眼眶湿润了,修长的手,摸了摸她耳边的头发。“好,我们回去。”


姜苒主动挽住他的手臂,让他很意外。


姜苒这么快的原谅他了吗?


躲在暗处的人,怔怔的看着靳阳带着那个女人离开。


她深吸一口气,似乎用了好大力气才说完整。


“姜泽宇,我们走吧。”


姜泽宇全副武装的带着姜苒坐上了没有车牌的黑色大众,连夜离开了海城,去了不知道什么地方。


姜苒刚被送走,那个假姜苒就被殷至东的人绑走了。


姜泽宇算准了时间,知道殷至东会行动,所以在这之前他必须要转移姜苒,确保她的安全。


得知姜苒被殷至东抓走的后,靳阳急疯了。


直接打电话给了殷至东。


“人呢。”靳阳发飙,像是要杀人。


“人呢,靳阳你这个样子,让我想起了,前天的自己。”殷至东有些得逞。“靳阳,这次我真的是被逼急了,我实在是没有办法,你记恨我我也无所谓了,只要你现在告诉我沈浅的下落,我立马放了你老婆。”


“你要是敢动她,你就死定了。”


殷至东大笑,“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,靳阳,沈浅对我太重要了,你若是还坚持不告诉我,姜苒你永远也别想带回去。”


靳阳攥紧手,比起那些钱,姜苒更重要。


“我要先见到人。”他担心殷至东不会善罢甘休。


殷至东当然不会傻的告诉他,靳阳也同样狡猾,万一把姜苒救走了怎么办?


“我不会告诉你的,靳阳,这种时候我也不会骗你,姜苒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,只要你告诉我沈浅到底在什么地方,我立马把人毫发无伤地给你送过去。”


“殷至东!你以为我会不了解你,我让你别动她。”


王泽赶了过来,正撞见打电话。


情况不妙。


没和殷至东谈拢,靳阳脸跟火烧了一样旺盛。


“靳总,你别着急,咱们的人已经在找了。”


靳阳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双眸都在颤抖。


他把姜苒保护的那么好,殷至东到底是怎么钻的空子,把人带走了。


“她怀孕了,我要两个人平安无事,听到了没有。”


“是。”王泽紧张的汗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
姜苒走到哪都有人隐秘的跟着,殷至东怎么还会?


“靳总,以殷至东的处理风格,我大概能锁定他在什么位置。”


靳阳忽的抬头看着靳阳王泽,“跟我走。”


靳阳把留在暗处的人全部发动,任何隐秘的废旧工厂都不能放过。


殷至东那边还不知道,靳阳留在暗处的有多少人。


殷至东看着被绑在凳子上的女人,没有任何的挣扎,那张脸倒显得很病态,眼睛没有一丝灵动,跟前几日的姜苒,完全是两个人。


“呦,靳阳这是亏待你了,脸色怎么这么差劲?”


她不说话……


也没打算活着。


她的使命就是替死。


反正她得了重病,只要死了,孩子就有钱治病了。


“喂,我再问你话呢,”殷至东走过去,气质居高临下。“你快告诉我,你到底知不知道沈浅到底在哪里,只要你告诉我,我现在就可以乖乖地放了你。”


“我真的不知道,靳阳有什么事情,都不会告诉我。”


假姜苒眼神很怂,殷至东总是看着不对劲,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明就是姜苒。


“姜苒,我真的不想伤害你的,只要你现在告诉我,我真的可以去帮你毫发无伤。”


假姜苒冷笑了一声,目光里带着惨然,她这次,本来就是求死的。


“抱歉啊,殷少,我真的不知道,你不要问我了好不好,你杀了我吧。”


殷至东几乎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在了这个姜苒身上,他打了假姜苒一耳光。


“不知好歹。”


假姜苒倒是表现的一脸无所谓,她抱着必死的心来的,还要什么活路。


“殷少,靳阳的人找了过来。”


殷少的助理急匆匆的跑过来,说道。


“看来靳阳此次来海城带了不少人?”


“殷少,这次咱们怎么办?”


殷至东薄唇冷勾:“带到附近的海边。”


“是。”助理马上给假姜苒松绑,抄近道,带去了海边。


靳阳那边得到消息,也马上带人追了过来。


殷至东从身后勒住姜苒的脖子,枪对准着姜苒的头,威胁着靳阳。


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只要跳下去,没有生还的可能。


“别过来。”殷至东是不理智的,他只知道他不能失去沈浅。


“殷至东,你别动她,她怀孕了。”靳阳大喊。


“她受伤,也是你逼我的,靳阳,你没办法失去姜苒,我也没办法失去沈浅,沈浅待在江铭斯身边,就多了一份危险。”


靳阳真怕殷至东一激动伤到姜苒,于是他心平气和的跟他谈判。


“我告诉你,她在哪里,你先把她还给我,殷至东,我不会骗你的。”


殷至东拿枪的手在抖,靳阳身后不知道多少人,“你让他们都给我退后,要不是我就杀了姜苒,让她一尸两命。”


靳阳慌了,这样的事殷至东真能做的出来,他抬手示意身后的人都离开。


王泽担心道:“靳总。”


“走。”靳阳看着王泽大声道,眼神并示意他见机行事。


无奈下,王泽只能带着人先离开。


“殷至东,现在你可以信任我了吧,赶紧把她还给我。”


看到靳阳那么紧张姜苒,殷至东却可悲的笑了。


“你靳阳也有求我的时候啊,我以后你不会。”


靳阳红着眼睛:“她对我很重要。”


殷至东很激动的说:“那沈浅对我来说,也同样重要,如果沈浅真出什么事了,靳阳我也不同样不会放过你。”


靳阳觉得这一步,真的走错了,他真的不该利用殷至东问傅临修要债。


“洛基山庄,她在那里,殷至东现在我告诉你了,你快把她还给我。”靳阳不想跟他耗下去不管失去多少,他唯独失去姜苒。


洛基山庄,怪不得他怎么找都找不到,原来江铭斯把她藏在了那么隐秘的地方。


“你最好别骗我,要不然真的跟你没完。”殷至东犹豫了下,最后把姜苒推过去。


可是这个姜苒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不动,人像个木头似的,仿佛只剩下躯壳。


“苒苒,快过来。”靳阳飞快地奔向姜苒。


姜苒闭了闭眼睛,脚步突然后退,天堂离她越来越近了。


靳阳怔住了,姜苒这是怎么了?


“苒苒,你干什么,我在这里,身后危险,你快过来。”靳阳几乎要疯了。他以最快的速度去抓姜苒,姜苒却闭着眼睛,逼着自己毫不犹豫的跳下去。


看到姜苒跳下去的那一刻,靳阳僵住了一秒,他无法接受姜苒就这么跳下去,崩溃的大喊出来。


“苒苒!”


他傻了,完全不敢相信,姜苒就这么跳下去了。


心脏瞬间被撕裂了一个很大的口子。


为什么,姜苒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你为什么要跳下去?


靳阳爬在地上,早已经看不见姜苒的影子。


“苒苒,别怕,我就这来救你了。”


他非要跳下去,把姜苒救上来,却被冲过来的王泽,一把拉住。


“靳总,你不能跳下去,太危险了。”


王泽不理解姜苒为什么要跳下去,但他现在必须要拉住靳阳,不能让他也跟着出事。


“别拦我,给我滚。”


靳阳撞开王泽,冲向那大海。


王泽又把他拽回来,同时手下见靳阳非要跳下去,都拦住携抱住靳阳。


“都给我滚。”靳阳撕心裂肺。


姜苒没了,他活着有什么意思。


他怎么不知道这个海多深,姜苒根本不会游泳,跳下去时候,他根本就没有看到姜苒有任何挣扎的迹象。


她这是一心求死。


为什么啊,苒苒?


你不是要接受我了吗,为什么还要这么做?


我真的知道错了,苒苒!


你能不能别用这种方式惩罚我!


我求你了,苒苒!你不能这么对我。


那边,殷至东完全没有想到姜苒会就这么跳下去。


就在这时,手机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电话。


“殷少,我逃出来了,你快来浮华街接我,我好害怕江铭斯会再找过来。”


殷至东惊喜激动:“浅浅,你站在原地别动,我马上过去找你。”


“靳总,你别找了,这大海跳下去没命生还的。”


王泽一句话,把他所有崩溃的情绪都刺激了出来。


王泽见那么多人都控制不住靳,只有给邓九使眼色。


邓九一出掌便把靳阳打晕了。


靳阳醒过来后,人已经在凉城的房子里了。


身边的人突然就不在了。


家里也空荡荡了。


靳阳没有穿鞋站在地板上,比起脚底上的冰凉,心更凉。


王泽推门进来,看到靳阳苍白的脸色,不忍心说下去。


“她呢?”


“尸体已经被打捞了上来,不过……”


靳阳看着他,声音沙哑:“不过什么?”


王泽犹豫了下,说道:“已经面目全非了。”


“滚。”靳阳语气轻的没有什么力,“她在哪?”


王泽做出阻拦的动作,“靳总,你还是不要看了。”


“很恐怖吗?呵,我不怕,快说,她在哪?”


“没有你的命令,我们都不敢火化……”


王泽话还没说完,靳阳便光着脚离开了家,去了火葬场。


看到姜苒身上盖住白布。


他还是不愿意相信姜苒已经离开了他。


他一点点拿开那块白布,一张面目全非的脸映入眼帘,他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恐惧的闭上眼睛,甚至看都不敢看。


他就这样一直盯着,那血肉模糊的地方,刀刀割着他的心。


“苒苒,疼不疼?”靳阳抓着僵硬又冰凉的手,他用力的搓着,却怎么也搓不热,他急的双唇颤抖。“我给你暖热,这怎么回事啊,你别着急,我再用力的搓,肯定会有温度的。”


王泽看到这一幕,不知道该怎么劝他。


邓九无奈的低下头,若不是她失职,那姜苒是不是还好好的活着。


“苒苒,你说句话好不好。”靳阳哭的像个小孩。“你起来好好的惩罚我,我们还有孩子啊,我们都给孩子娶好了名字,你还答应我一起去旅游,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。”


“苒苒,你别睡了,你快答应我,跟我一起离开这里,你快说话啊。”靳阳哭的没了声音,心真的很疼很疼。


王泽上去劝了劝,“靳总,节哀。”


靳阳目光突然一冷,伸手把王泽推开,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她明明就是在生我的气,只要我好好的哄哄她,她就会跟我回家的。”


人在最痛苦的时候,是不许愿意接受事实的,王泽见他这么自欺欺人,也没再上前。


靳阳在他们刚结婚的那个房子,住了快一个月,他找不到一点姜苒的气息。


他没有喝酒,也没有抽烟。


姜苒在惩罚他,那他就好好的惩罚自己,任何缓解自己痛苦的事情,他都不会去做,每天都在承受着失去她的悲痛中。


他到院子里走了走,他们的婚房不大,小院子之前收拾的可漂亮了,后来离婚后,这房子就荒废了,没有一点生机。


就像他们的爱情,到了无法挽留的地步。


这一个月,他买了很多的花,种在院子里。


他之前,可不会种花,姜苒喜欢才会每天打理。


他现在有心情种花了,人却不在了。


王泽来的时候,靳阳正给没玫瑰花浇水。


“靳总。”


“什么事。”


“沈默离开了凉城。”


沈默?他对这个人没有一点兴趣。


“嗯,去哪了?”


“可能是太太不在了,所以才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了吧。”


靳阳没心情再去查沈默去了哪里。


“走吧,反正我也很讨厌这个人。”


“靳总,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,老夫人在英国那边很担心你。”


靳阳脸上露着苦笑,“我妈是不是偷着乐呢。”


王泽没说话。


靳阳看了一眼王泽的表情便知。


“出去吧,我想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
“好。”王泽很不放心,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一眼,那身影落寞孤单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


他无奈的叹气,离开了。


“苒苒,我真的太笨了,这玫瑰花好好的,就被我养的枯萎了,不过没关系,我会用心的学的,保证把咱们的小院子,种的漂漂亮亮的。”


靳阳并不知道姜泽宇的在身后,他站了一会儿就走了。


靳阳这样的结果,他还算满意。


迟来的深情要它有什么用。


他打了通电话。


“喂。”


“沈默,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,你别忘了,你答应过我什么?”


“我会说到做到的,你该拥有的,我不会少给你,你的妹妹,我会好好的照顾,以后,不要再联系了。”


听到以后再也联系不上姜苒,姜泽宇突然哽住了。


“这次,我相信你。”


“还有……我想听听苒苒的声音。”


第177章 完结(二)[1/2页]

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